君子卿如玉♪

这里温子卿,考试长弧ing——沉迷学习,暂且封笔 ,取关随意(#-.-)

cp杂食,冷cp体质携带者,沉迷王者荣耀/阴阳师/虹七/APH/口袋妖怪……

写文全凭兴趣,如果不喜欢请绕道,私心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当然越多越好hhh

欢迎扩列催更【乖巧.jpg】

【跳鹿】陌上花开

#缓缓归矣
#拙笔,大概是糖x
#梗源条漫

“沁人心脾,唇齿留香……当真是好茶!”左手轻摇檀骨扇右手端起面前石桌上的茶水嗅着茶香轻轻抿了一口,温润地笑道,“不愧是在韶颜你这清雅之地经由紫音姑娘巧手沏出的碧荷香。”

“瞧你这抹了蜜的嘴巴,青光剑主若是哪天看上了我这儿的侍女,估计我也要千方百计地把她送到你府上才好。”沐婉心无意间看见侍立一旁的紫音那晕红的双颊,用水袖掩唇,笑眯眯地打趣道。

“嗨呀,韶颜你可别寻我的开心,不然以在下的性子怕是会当真的。再说……似在下这般闲散江湖人,你可莫要为了我耽误人家如花似玉的姑娘。”同样瞥见了紫音姑娘的神色,无奈只好嬉笑着,拱手告饶道,“这回我去漠北查案,最为想念的,不就是你这儿的碧荷香?”

“你若是喜欢我便让人月月给你包了去,只盼你到时候能在家里就好,可不要像这次似的,一言不发就跑去了漠北让我们几个月找不见人才是……”听见自己这么说,沐婉心也收了笑意敛了神色,她挥手让紫音下去,“这次倒是多谢子卿相助。”

“嗤……”斜眼促狭一笑,犹疑片刻,终是摇头开口“韶颜你莫不是拿我当外人?能为七剑之首分忧,合该是在下的荣幸。”

“罢罢罢,是本姑娘的不是,这世上啊就属你最会说!你这次去漠北可有什么收获?”

“自然是有的。那漠北狂沙帮……”听她说到正事也正经起来,开始给她分析这次收获的情报。

不知不觉这日头也到了中午,起身收扇,向玉蟾宫的主人道别。

“怎的也不用了饭再走?”

“多谢韶颜美意,只是在下尚有要事在身,所以抱歉啊。”

“嗳……你若实在要走我也不拦你,”说罢沐婉心朝门外吩咐道,“紫音,你去给温公子包上一些碧荷香顺便替我送送他!”

“你呀……”这下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怎么不知道冰魄剑主居然有给人做媒的爱好?”

“自然是没有的!只不过是碰上了你这浪子罢!”孰料这么说却换来对方美眸一瞪,“子卿,你也该收收心了,再这么游戏人间下去,怕是没有姑娘愿意嫁你的!”

“那又如何?”笑眯眯地反问她,“照你这个说法,你可是不日就要嫁与洛祁少侠?”

“你——哼!本姑娘不管你了,你就自个儿孤独终老去吧!”瞧见沐婉心通红的脸庞也知她是害羞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跟她告别出了玉蟾宫。

“公子请留步!”背后传来那个名叫紫音的姑娘温柔的声音,只是其中带了些轻喘。

“原来是紫音姑娘啊……”回眸浅笑,“不知姑娘有何事找在下?”

“公子曾赞我玉笛精妙,可惜那是娘亲遗物不能赠予,实在是抱歉……所以小女子便特意寻了家乡巧匠新制了一支,还望、还望公子笑纳!”

“啊……昔日的玩笑竟然还被紫音姑娘放在心上,这可真让我惶恐,是在下的不是。”拱手一礼以示歉意,“劳烦姑娘费心,然……我不会吹笛子。”

“姑娘奏得一手好乐,天人共爱,这本该配知音的……可惜在下并非是那人。”委婉地回绝了她的好意,“多谢姑娘厚爱,只是,这玉笛……我不能收下。”

狠下心无视了那姑娘哀伤凄婉的神色,脚步微移,提气运起了轻功飞掠而去,只在心底苦笑,温清言啊温清言,你瞧你又让一个姑娘为你伤心了,这可真是……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啊!

————————————————————

“子卿,你莫不是不爱姑娘罢?”某一日洛祁少侠来天悬白练看望自己,在泡茶的时候听见他神神秘秘地开口问道。

“诶?”吓得自己差点将手里的紫砂壶直接摔了出去,“少侠你在开什么玩笑?”

“不是我啦是韶颜说的!”他连忙摆手支支吾吾地回答。

“哦?不愧是冰魄剑主——当真是冰雪聪颖、明察秋毫,这都看出来了?”见他这模样也忍不住想逗逗他,坏笑道,“少侠可知,你便是我最喜欢的那一种类型?”

“……”

“哈哈哈哈白渊你这长虹剑主当真好骗!真是块木头!”“唰”得一声展开檀骨扇阖眸轻笑,“名、不、虚、传啊……”

“好啦好啦,我是不擅长感情问题,难道你就擅长了吗?话说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我去帮你物色物色,实在不行你贪恋独身自在,说出来也好让我们这些同伴安心不是?”洛祁无奈地开口,他是知道自己的外号的也不去反驳了。

“想来这世上关心我终身大事至此的也只有你们了……我,其实是有心悦之人的,这么多年来也憋的难受,便尽皆告诉白渊你吧!”眨眨眼睛瞧着他。

“好说好说,我洗耳恭听就是。”

“我心悦之人名为顾南乔,小字辞欢。她是黑心虎的义女……”像是执意要撕开心底的伤口似的,将过往一一在少侠面前展开,就算自己的表情再怎么痛苦也不愿意停下口,“她……最后的结局是化为这世间的清风,与我天人两隔。”

“子卿你保重,我对于韶颜她……怕也是如此,那我就不假惺惺地劝你要节哀顺变啦!”洛祁走上前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安慰道。

“少侠当真善解人意。”

————————————————————
又是一年上元佳节,外头已是热闹非常,按往常的情况来说自己肯定是不去的,只是今年……像是有什么牵动自己心弦的人出现了,这心跳得厉害。

是你吗,辞欢?越是这时候就越不敢出去,就怕是一场空欢喜,弄得最后自己又要心伤一次。

“也罢……去就去我还怕了不成?”实在是按捺不下自己出门的欲望,收拾妥当后跟着三两好友一起去观赏灯会。

“噫……子卿你今儿怎么穿的这么风骚?莫不是看上了谁家的美人不成?”柯斩那个莽夫心直口快直接说了出来,惹得自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崇阳哟,不要说我,今儿梦舒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笑眯眯瞅他。

“这不是、这不是梦舒事多嘛……”一个七尺的汉子张口结舌的模样当真是有趣得很。

“非也非也,依在下看,是你又惹她生气了,可对?”

说罢也不在理睬他,转头去瞧周围似被东风吹开的灯花,四周皆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热闹非常,再观周围女子,皆是蛾儿雪柳黄金缕盛装而出。

“辞欢哟……你素来不喜盛装,若是你在,怕是这灯会上唯一素净的姑娘家了。”心下一时五味杂陈,也不愿停留,转身就走,想必是碰不到心心念念之人了,不如归家罢。

“哎哟!”胸膛处蓦地有人撞上来,低下头一看,来人穿着素淡的衣裳,有着窈窕的身段,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那秀美的脸庞——这分明是自己心悦的那人!

“辞欢……”盯着她的脸庞神色变得越来越震惊,正欲开口却看见她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惶,像只小鹿一般整个人跳起来隐入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辞欢——等等我!”顾不得许多冲上去拨开人群就追了过去。

心底却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她是不愿意见到我吗?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眉眼间不禁染上三分落寞,远远瞧见那人停了下来便在原地驻足不前,生怕这又是镜花水月一场。

直到她回头看见自己走过来拉住自己的衣袖,刹那间手里的檀骨扇再也握不住仓惶掉到了地上也没甚心思去捡起来,脸上只浮现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辞欢?”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那、那个……我们,是不是认识?”她像是鼓起了勇气,喃喃地出言问道,若不是自己是习武之人,怕也是听不到的。

“是啊,”心蓦然安定了下来,这就是自己的辞欢没错。从容弯下腰捡起自己的檀骨扇,“在下温清言,乃是——心悦卿之人,不知姑娘可愿意给在下一个机会?”

————————————————————
私设:
虹猫——洛祁,字白渊。
蓝兔——沐婉心,字韶颜。
莎莉——曲华裳,字梦舒。
大奔——柯斩,字崇阳。
跳跳——温清言,字子卿。
小鹿——顾南乔,字辞欢。

————————————————————
后记:

“听说那冰魄剑主宫里的侍女,一个叫紫音的姑娘爱慕于你?这可是事实?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护法你这么讨女孩子喜欢啊……”面前的娇俏姑娘双手叉腰站在面前质问自己。

“……”无奈苦笑,告饶道,“辞欢莫开玩笑,紫音姑娘不过是泡的一手好茶,我心甚喜罢!”

“嗳……子卿这话的意思是在怪我不够贤惠,不会给你泡茶?”气鼓鼓,大有你再说出我不满意的话转身就走的样子。

“自然不是……”轻而易举地瞧出了人未说出口的含义,只好弯下腰轻声笑道,“辞欢何必妄自菲薄,我心悦的,从始至终不过唯你一人而已。”

“旁人与我何干……”犹疑片刻,终是吐露所想“我只是怕输了子卿的心罢了……”

“小傻瓜,何必尽钻牛角尖?”一手将人抱在怀里一手点着她的鼻尖笑,“我心悦你,生生世世,无论上穷碧落下黄泉,在下必不负于你。”

评论
热度(13)
©君子卿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