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卿如玉♪

这里温子卿,考试长弧ing——沉迷学习,暂且封笔 ,取关随意(#-.-)

cp杂食,冷cp体质携带者,沉迷王者荣耀/阴阳师/虹七/APH/口袋妖怪……

写文全凭兴趣,如果不喜欢请绕道,私心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当然越多越好hhh

欢迎扩列催更【乖巧.jpg】

【亮瑜亮】绝情

#绝情
#私设古风

常言道人生四大喜事乃为“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独自坐在婚房里听着外间众人的调侃与玩笑,不知怎的就想到了这几句诗,嘴角不由得扯出一抹弧度,笑得嘲讽,笑得肆意,险些连眼泪都冒了出来,差点糊了面上的妆。

呵……这房内倒布置得极好,龙凤双烛,窗台桌角床幔都用大红绸子扎起,门外月色朦胧,屋内红烛的影子无限拉长,顺着不请自来的清风摇曳着,生生地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氛围来。

伸出手褪下了腕上的镯子,自己素来是不爱首饰的嫌弃它们繁琐想必那人也不知道,可究竟是没有去深入了解呢还是不愿去关注呢……

自己虽是女儿家,却也有不输于男子的智慧,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一不精,无一不晓,就连行军布阵,自己也可以胜任军师这一职务。

不过女子到底是感性些,也不似男子那般冷心冷情,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将那颗心付予他人还尚且不知。

布下陷阱置对方三军尽皆被困,唯求一纸婚约以慰心安。

脚步微移,踱到梳妆镜前,镜中人凤冠霞帔,浅抿唇脂,青葱玉指轻抹,瑰红胭脂在颊间浅浅晕染,瞧上去真真是个美人儿,可惜那人已经心有所属。

“吱呀——”传来了推开门的声音,为了不妨礼制匆匆回到榻上坐下,低头敛目作顺从状。

侧过身子,只见来人的推门的手搭在门扉上,脚步略有些虚浮,看上去已有了些轻微的醉态,神色间也透出不耐来,公瑾他素来是穿惯了红色的人,这次披上喜服也是格外耀眼。

红袍似火,却也抵不过从他身上透出来的寒气,微微阖眸,按耐住自己素来张扬的性子,薄唇亲启,开口唤道,“夫君——”

转瞬间却被人扣住下颚,冷冽地声音自上方传来,一字一句清晰可闻:

“在下可担当不起孔明这声夫君。”

说罢转身甩袖就打算离开。

被人如此对待心底自然也涌现出了怒气,上前几步打算扯住他的袖子阻止人离开。

孰料却被他推倒在床榻上,“在下,平生最不喜人碰。”

顿时心下一片悲凉:

“你既然连一个念想都不肯给我吗?周公瑾,你好狠的心!”

“呵……明明是你威胁我在先,现在有什么理由来指责我?”冷嘲开口。

“你说的没错!”斜眼瞥他跟着冷笑一声,“不过是你技不如人而已!是你没有看穿我计谋在先,答应了我的条件又反悔在后,不知是谁的不是呢?”

“你——”

“请恕在下失态——”思忖一番后心知这样下去双方都会两败俱伤,如这次的胡来行为一次就够了,毕竟自己还是主公的军师,主公对自己有知遇之恩,怎能弃对方大业于不顾?

“两军交战,怎能妇人之仁?公瑾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这纸婚约还是作废罢!”

“……”甩袖离去。

直到人消失在眼前,两行清泪方才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呵……早知道他有心悦之人——小乔姑娘国色天香又温婉可人,你还在盼望些什么呢?

这世间如白驹过隙,时光荏苒,曾经沧海难为水,却不知红颜易老,新欢易觅。

评论(5)
热度(25)
©君子卿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