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卿如玉♪

这里温子卿,考试长弧ing——沉迷学习,暂且封笔 ,取关随意(#-.-)

cp杂食,冷cp体质携带者,沉迷王者荣耀/阴阳师/虹七/APH/口袋妖怪……

写文全凭兴趣,如果不喜欢请绕道,私心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当然越多越好hhh

欢迎扩列催更【乖巧.jpg】

【虹七】上邪「婚戏系列之一」

#上邪
#私
#婚戏发刀子,没毛病

残阳如血,泼洒在本就鲜红刺目的玉蟾,衬得越发夺目。听着周遭喧闹的人群,躲了出去,仿佛这铺天盖地的喜气与自己无关。

奈何红袍着身,早已不是往常的水蓝云锦,走一步便有一步的贺喜,压下心中不快,勉强给人寥寥几句,算是回应,就平日里逢场作戏的笑容,都不肯与人分毫。

浑浑噩噩的应付着众人的敬酒,猝不及防被星轮拉了过去,好一阵灌酒,耳听得众人的调侃玩闹,略略敷衍了几声,便不在搭话

本想就此离开,却听得人讨论江湖琐碎,无非是关于长虹冰魄天生一对,呵…真是…传言累人。

落日终沉,皎月高悬天幕,被众人推搡着入了喜房,佳人嫁衣如火端坐于塌上,桌上龙凤喜烛忽暗忽明,提步行至人前,滑出手中折扇挑起人覆面的红帕。

垂眸而视,当真是不可多得的明艳佳人,见人低眉顺目似有羞赧之色,还未来的转身,便听得人一句柔柔的夫君。

闻声而去见人溢出的笑容,不自觉的冷了目光,以手轻挑起人下颚,俯身直视人不解的目光,冷冽而言,一字一句清晰可闻。

-在下可担不起虹隐一句夫君

沉于情绪,忘了手中力度,见人泛红的下颚,终是不忍,收了力度负手于身后,转身欲走,冷了声予人警告

-莫动触在下逆鳞,否则别怪在下不讲昔日情谊。

话毕,提步而行,却未曾想被人从身后抱住,听人语气凄迷,一时冲动运气将人震开,回眸望见人嘴角丝丝血迹,虽有内疚,却仍旧清咧开口。

-在下,最不喜人碰。

缓步行至门前,欲推门而出,回首而视,见人这般狼狈模样,不禁暗自感慨本一明媚女子,何苦将自己至于如此地步,摇头轻言

-虹隐,如今你想要的皆在你手,这下可满意否?

提气纵身飞出,消失于夜色间。

bot.冰魄长虹拟人,有私设。

评论
©君子卿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