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卿如玉♪

这里温子卿,考试长弧ing——沉迷学习,暂且封笔 ,取关随意(#-.-)

cp杂食,冷cp体质携带者,沉迷王者荣耀/阴阳师/虹七/APH/口袋妖怪……

写文全凭兴趣,如果不喜欢请绕道,私心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当然越多越好hhh

欢迎扩列催更【乖巧.jpg】

【APH/法加法】奶油与面包

马蒂好可爱(/ω\)害羞

红场附近的白宫:

*源自于美食节目的一个脑洞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饿了!!!!!!!


*想吃奶油面包,想念奶油塞满空腔的绵密~~


——————————————————


一天,多情的奶油遇见了蛋糕,相爱后有了奶油蛋糕。


面包只能将自己对奶油的爱恋藏在心里,于是有了奶油泡芙。




马修蹭掉脸上的面粉,将搅拌成乳状的奶油倒进去。烟紫色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那缓慢流过的奶油——如同身份尊贵的贵族一般,踩着精巧的银靴,用其坚硬踏过天鹅绒的柔软。不知怎么,马修只觉得心头一颤,吐出沉重的呼吸。


关上烤箱门,拍了拍围裙,打开紧闭的玻璃窗。下午的阳光不甚刺眼,更加衬得外面相拥的两个人般配,紫罗兰的眼,艳红的唇,尤其是那头耀目的金发,似瀑布倾泻在那人紧窄的腰侧般。


那是刚搬到隔壁的一对情侣,尽管两个人并没有言明,但那样的神情,那样的动作,亲昵甜蜜。马修觉得胸口发闷,压得他喘不过气。


那金发碧眼的青年是他不熟悉的,可那长发散落的美丽男人,他却是熟得不能再熟得。


弗朗西斯……马修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低声叫着那个名字。


他们从没有开始过,却结束得那样清楚。


马修想起他们上次单独见面的场景,弗朗西斯低哑的声音还在耳边,他说着我爱你。他一遍又一遍的说着。


马修觉得呼吸愈发困难,恨不得将手里的碟子扔到外面,对着那个青年说:“离他远一点!”可他是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举动的,他不是他的那个胞弟。




门响起的声音打断了马修的思绪,那声音不急不慢,他解下围裙匆匆去开门。


紫罗兰的眼,艳红的唇,长发散落腰侧,除了弗朗西斯还有谁。马修快速地关上门,只听到一声叫疼,哎呦哎呦的,很是浮夸。马修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松开了门,弗朗西斯额头出了一层薄汗,似乎是疼到了极点。


马修心疼地拉过那只被夹出印子的手,全然忘记了之前是谁和别人亲亲我我。


只背过身子的那么一下,马修就整个人被拥进怀里。那香气,一如分手那晚。


马修浑身僵硬,想着弗朗西斯手上的伤,动也不好,不动也不好。过了很久,马修才咬牙切齿地吐出那么几个字:“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什么时候?”


“…您说呢。”


马修听到弗朗西斯压抑的呼吸声,很快,急切的吻落到马修的颈子上。


“我没有说过,马蒂。”弗朗西斯似乎才平复自己的心情,马修听到这句话却眼眶发酸。


“那您为什么…要离开?”还和那个人一起住到他的隔壁?马修努力地扭过身子,强迫自己看着弗朗西斯。


“亚蒂回来了,我该去解决一下过去的情债,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尽管看起来温和,可却是个说一是一绝不回头的人,你不会容忍我们的爱情有一个难舍难分的存在,我也不会。可你却自己走了,只留下一张纸条。马蒂,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马修突然挣脱出一只手对着弗朗西斯的腹部狠狠地打下去,扬起声音,压制着自己的哭腔:“相信?您让我怎么相信?用这双眼睛?”


弗朗西斯脸色发白地愣在那里,突然扑哧一声,嘴角弯了起来,再次努力地把人抱在怀里,笑着说:“我家马蒂最喜欢在这种日子做蛋糕了,如果我这个时候抱着一个人站在外面,还喜欢我的马蒂会怎么样吃醋呢?”


压着声音,故意凑到马修耳边说道:“他冷着脸,还给了我一拳。”


马修扭过脸,没有搭理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仿佛心情好得很,又喋喋不休道:“这一个月一直住在酒店,早上还要赶到自己家隔壁,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装出一副我很爱别人的样子,真是累啊!”


弗朗西斯故意咬重了自己家那几个字,让马修一阵窘迫,低低的说道:“谁知道您是不是很享受。”


“是,享受得紧。”


马修一抬头就是那张灿烂过头的笑脸,一口气又被憋回去,把头埋得更深。












“马蒂。”


“嗯?”


“以后,相信我一点。”


“…好。”


“不要用眼睛,用心。”


“您总是能轻而易举看透我的心,而我……”


“马蒂,下一次,我把我的心放在外面,让你一眼就看懂。”




END

评论
热度(63)
©君子卿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