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卿如玉♪

这里温子卿,考试长弧ing——沉迷学习,暂且封笔 ,取关随意(#-.-)

cp杂食,冷cp体质携带者,沉迷王者荣耀/阴阳师/虹七/APH/口袋妖怪……

写文全凭兴趣,如果不喜欢请绕道,私心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当然越多越好hhh

欢迎扩列催更【乖巧.jpg】

【狄瑜狄】君不知

朝为宿敌暮生情
#瑜狄,授权转载,对象回的文
#ooc慎入 @日暮

1.
  他曾扬言要剿灭魔种巢穴。
  自然,李元芳也不例外。
 
  “狂妄。长安城的密探岂是你说杀就杀的?”
  望着倚墙喘息的那人,毫不犹豫又是一枚令牌。
  血迹斑驳,从他身上蔓延开来。
  “疼么?这就是欺负元芳的代价。”
  “魔种,没一个好东西。狄仁杰,你会后悔的。”
  他还再做着无谓的挣扎,看得出他对魔种恨之入骨。
  敛起令牌,轻轻伏在他的耳边,叹息一声。“罢了,周瑜,你走吧。我不杀你。今后,你会明白魔种未必都是坏人。”
  见他眸中错愕至极,一瘸一拐离开了。
  辱元芳者,皆为敌。只是不想这人在没看清真相前就死罢了。

2.
  模糊的视线中只知道周围尽是血——自己的血。
  好事做尽反澡报应,今日竟被偷袭了。
  头昏昏沉沉的疼,半倚着地面。眼前痞气的几人倒也猖狂,堂堂治安官就要被明目张胆的杀死在这儿了。
  呼吸渐渐困难,领子被一只有力的手拎起。
  只在临终前撼卫长安。最后一次,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我代表…法律…制裁你…”
  那手忽然松了,腾空摔下,加之伤势,自然疼痛难忍。
  “还不快滚?”
  那些人仓皇而逃。
  “你…谢谢。”
  熟悉的红发,竟是当日饶过那人。若当时杀了他,很难想象今天的处境。
  怎料下巴被勾起。
  “狄大人,您也有今天?”
  虚弱地挑了挑泛白的唇角,“甘为长安做鬼。”
  “哼,还真是坚贞呢。”
  被揽入怀,打横抱起。
  “周瑜,你干什么?”
  “不跟我走,你要死在这里?”
  声音没好气,却也带着几分认真。

3.

  晨起便见他在床边。
  “你在这儿,守了多久?”
  “才进来你就醒了。你以为我会守着你?自作多情。”
  他唇边戏谑的弧度真是讨打。
  可他眼下淡淡的黑眼圈还是透露了真相。
  “哦。”
  拾起衣服准备离开。
  “你都伤成这样了,这是要去哪?”语气中隐隐透着怒火。
  “办案。”
  不料被按回床上,耳垂传来磁性的声音
“你就住在这儿,哪也不准去。你家密探那边,我会派人告诉他的。”
  视线猝不及防撞了一下,赶忙别过脸。
  这人…还真是讨厌。
  “周瑜,你为什么要救我?”
  终是不明白这件事。
  “因为,我们是宿敌啊。要一直抗衡下去。”
  宿敌吗…
  毕竟只是宿敌,狄仁杰啊狄仁杰,别多想了,人家只是想找个对手。
  “狄仁杰,快点好起来。”
  显然是在关系却装得如此漫不经心。可是周瑜,我是断案大师,怎会被你骗?
  你就是在关心我。

4.
七夕节,长安城最繁华的时侯。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本与元芳闲逛,迎面见周瑜——以及他身边的女子。
  “周瑜大人,小乔想要这个…”
  他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你想要的,都买。”
  这一幕落在眼里,竟有些酸涩感…
  很快便藏好了情绪,带着元芳上前道
  “哟,周瑜都督?好巧。”
  与他的目光直接对上,不免长舒一口气,再次移开视线。
  “七夕乃是与未婚妻逛街。狄大人带着小耗子出来了?”
  唇角抽搐了一下。这是讽刺单身狗?
  元芳怯怯地往身后钻,立即想起这人曾要杀死元芳。
  “我的宿敌公瑾,这是长安城的密探,不是小耗子。”
  “周瑜大人~我们走吧。”一声娇喘入耳。
  呵…很好。成功的有些被激怒。不动声色地蹙眉。
  耳边幽幽一句“吃醋了?”
  仿佛除了我们,只有风能听见。
  他拉起那女子快步离开。
  身为治安官,竟有些怔住。他是怎么知道的?

5.
  他和小乔,要结婚了。帖子今日刚派人送来。
  攥紧了拳头,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难过?
 
  去了酒馆,未曾想今日李白不在。
  执了一盏,一饮而尽。不免有些吓到李白。
  又是几杯酒下肚,头开始昏昏沉沉,意识也模糊不清了。
  脑海中满是那个叫周瑜的人。
  “周瑜,周瑜要成亲了。”
  垂眸,泪潸然。
  好久没哭过了,好久都没这么怂了。就当是最后一次吧。
  “你在吃醋?”
  未料他出现在眼前。狼狈的一面被宿敌看见,狄仁杰你可以的。
  “我吃醋?都督是弄错了吧。”
  梗咽着,可眼泪还是止不住。
  他皱了皱眉,再次勾起我的下巴,视线相撞。
  “是么?我不信。”
  “公瑾都督,祝你幸福。”
  挣脱了那人,急着要走。
  “狄大人,别欺骗自己。你喜欢我,对吗?”
  “你是我的敌人。”
  这人,竟也不顾忌着酒馆人多嘴杂。
  朦朦胧胧中记得被拉进一家客栈。
  英气逼人的脸贴了上来,唇被堵住。
  隐隐感到衣服被褪去…
  “作为敌人,先击垮你的身体,才有机会毁掉你的精神。”

6.
  醒来时阵阵酸痛,赤裸着的身子上满是淤青。
  “周瑜,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也就是和你睡了一晚。你是雏?味道不错。”
  涨红了脸,虚心骂道
  “你这个禽兽。”
  忽又想起了什么,“你今日不是要成亲么?”
  “不成亲了,回家就和小乔分手。”
  竟有些开心。不,是很开心。
  “为什么?”
  “身为宿敌,我要竭尽全力打败你,而小乔会干扰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以后身边只有我?

  这大概是对宿敌。只是梗,与我原本的属性无关。我记得是攻来着。

评论(1)
热度(16)
  1. 见她如见我君子卿如玉♪ 转载了此文字
©君子卿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