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卿如玉♪

这里温子卿,考试长弧ing——沉迷学习,暂且封笔 ,取关随意(#-.-)

cp杂食,冷cp体质携带者,沉迷王者荣耀/阴阳师/虹七/APH/口袋妖怪……

写文全凭兴趣,如果不喜欢请绕道,私心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当然越多越好hhh

欢迎扩列催更【乖巧.jpg】

【黑心跳】神仙丸『出书版』

作者有话说:人物名字有私设。
黑心虎——墨曜,字非白。
跳跳——晏青珏,字怀卿。
猪无戒——朱无戒,字重八。
蓝兔——沐婉心,字韶颜。
逗逗——孟华珏,字思邈。


“呵……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教主、教主饶命啊——”

晏青珏刚走到黑虎崖大殿门外便听见里面墨曜那阴沉森冷的声音,毫不掩饰的杀气将他衬的仿若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叫人无端害怕。

连门外的守卫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恐惧身体在微微发颤着,突然瞧见了朝这边走过来的青袍护法仿佛就像是看见了救星,忙不迭迎了上去。

“护法,您、您快去劝劝教主吧……”

“哦?这是怎的了?是谁这么有本事让教主发了这么大的火?”

那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身影兀地停下了脚步。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里满是兴味,他“唰”的一声将手里把玩着的白玉骨扇合拢,轻磕扇骨似笑非笑地发问。

只见他一袭青袍君子端方,斜簪玉冠,腰佩玉珏,衬得容貌愈发精致,而那上挑的眉眼,飞扬的嘴角,更显得无比风流,真真是好看的紧,若是让哪个女儿家看见这一幕,肯定要羞红了脸颊才是。

“是三堂主和四堂主……”守卫压低声音,“还不是他俩办事不力让那七剑余孽并玉蟾宫主一起逃走了,教主现下正气着呢……”

“我知晓了。”点头应下也不多作拖延,晏青珏将白玉骨扇斜斜插入腰封,推门进了大殿朗声道,“魔教护法使者,温清言,拜见教主。”

“进来!”墨曜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是。”

入目大殿里尽是昏暗,只有借助柱上的蜡烛那隐隐约约的火光,才能看见前方有几个人影。此时那少年已没有平时那吊儿郎当的样子,眼底透出坚毅而睿智的光芒,犹如深潭般波澜不惊,他得了允许走到墨曜身边伺候着,只略一思索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算算日子今个儿也到了教主派发神仙丸给诸位堂主的时候了,牛老三和朱老四想必已经被这药性折磨了不短的时间,兴冲冲地跑过来请求教主赐予他俩解药,孰料却正好触犯了那老贼的禁忌——需知他的渴血症越来越严重了但是现在连麒麟的下落都不知道,索性便连着之前的过错一起发落了,一招黑心煞掌下去打的二人是吐血不止。

“哼!最近你们办事不力,还想要神仙丸的解药?且受着吧,作为惩罚。要是再有下次……便自去水牢候着,孤亲自动手!”墨曜冷眼看着底下朱、牛二人的惨状,嘴角上勾,露出一抹嗜血的微笑,开口道。

“教、教主饶命啊!!我们下次……一定、一定解决那七剑余孽!!这次就饶了属下吧……”朱无戒难受得在地上打滚,额头上冒着冷汗,却仍旧不敢放肆,他支撑着爬起来,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听那声音,估计撞的不轻。

晏青珏现在正在墨曜那老贼座侧,居高临下,倒是看清楚了朱无戒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手扯了扯牛旋风的衣袖,想必是希望两个人联合起来求教主网开一面。

不由得在心底嗤笑开来,朱无戒呀朱无戒,你这个奸诈小人倒也有今天!

“对对对!朱老四那家伙说得对!教主,俺老牛下次,一定叫那七侠有去无回!”牛老三这次脑子却是聪明了许多,他一边学着朱无戒对教主磕头,一边还不住地朝温清言这里使眼色,怎么……难道还希望他帮着求情不成?摇摇头少年护法在心底冷笑,真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

对于牛旋风,平日里他还是无甚恶感的,这人虽身处魔教,却是个奇葩玩意儿,脑子经常抽风不说,还特别讲义气,也就是他实力不错,不然早就被人坑得连渣子都不剩了。也罢,现在让那两个人出事情对他接下来的计划也并没有太大帮助,他们出问题被人逼下堂主的职位非但对他没什么用不说反而还是一个麻烦,毕竟谁知道接任之人又是个什么货色?还是不要得不偿失为好。

晏青珏思忖到这里,拿出白玉骨扇展开轻摇,对着身边的魔教教主戏谑地一笑,弯下腰装作无意道:

“教主,属下以为,这次不如就放过他俩吧,令这二人长长记性就行了,何必赶尽杀绝呢?不如就让牛老三、朱老四将功抵过,继续追杀七侠如何?毕竟教内武功比他们俩高的人一时间还找不出来,就算找出来了三、四堂的事务也需要人来处理,更何况这些日子以来就属他俩熟悉七剑那些人不是吗?这次属下相信,他们一定会抓到麒麟献给教主的!牛老三、朱老四你们说是不是?”好似是恃宠而骄地说出来的话惹得那老贼饶有兴趣地瞥了他一眼,晏青珏连忙低下头不敢直视上位之人的脸庞。

他悄悄转头朝地下两个人眨眨眼睛,不出所料地,换来了两个感激的微笑。

嗤……蠢货,我可不是单纯地为了救你们啊!

“也罢,孤这次就听护法一言,放过你们一回,如若再犯,必不轻饶!”墨曜玩味地站起来,随着他身子的上升仿佛带下来一片阴影,笼罩了那护法身处的区域,他从袖袍里掏出一个琉璃瓶子,手腕轻转,指尖带着劲气,直直地朝底下两人抛过去,“这就是神仙丸的解药!”

“谢教主!!”二人大喜,连忙跪下来谢恩,也不顾这还在殿内失了礼数,牛老三双手一合就将那瓶子拍成了齑粉,朱无戒几乎是用抢的从他手里拿过药丸就吞了下去,牛旋风也囫囵吞枣般地咽了下去。

“护法,孤记得……”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晏青珏从心底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果然……“你的药效也快要发作了吧?嗯?”

“是的。”他不得已只好这么回答,心底却在暗自嗤笑。实际上自己怎么可能吃下这有毒的玩意儿?

“喏,赏你的。”又是一个瓶子。

“多谢教主!”

晏青珏准备放到怀里的时候却被他拦住了:“怎么?护法不吃?”他猛地抬眼,发现那双虎眸里满是冷厉的意味。

糟糕了……如果不吃下去,这老贼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吧,同时也会加深他对自己的怀疑……可是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解药啊……该怎么办才好?

几滴冷汗从他额头上滑落,落入身上青袍再也寻不见痕迹,他脑子飞快地思索着,总算是憋出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不不不,属下这不是想留着教主的赏赐多瞻仰一会儿吗?这就吃,这就吃……”晏青珏心里急得直打鼓,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感觉到墨曜探究般啊的视线,不由得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

“护法,不是俺老牛说你,你们这些有文化的人就是磨叽,说那么多干什么?”一旁喘了几口气的牛老三心直口快地说。

气的晏青珏在暗处狠狠地瞪了他几眼,该死的这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家伙!得了,这下不想吃也得吃了……

他不得已从瓶子里倒下一枚药丸,无奈地吞下去,喉结上下翻滚了一阵,没了动作,然后朝着教主单膝跪下——“属下,愿和三、四堂主一起去抓捕七剑余孽!”

“孤同意。”说罢墨曜像是骤然失了兴趣,摆摆手,阖上双眸,了无意味地开口,“你们都下去吧,孤乏了——”

“是,属下告退!”三人很有自知之明地退了出来。

“这次可多亏护法了啊,这情义俺老牛记在心里,定会报答!”牛旋风憨厚地说。

“嘿嘿嘿多谢护法。”

“无事,你们先行动身前去追杀七侠,我随后就到!”

“是!谨遵护法令!”

“护法,到时候别忘了给我们送神仙丸的解药啊……”朱无戒觍着脸开口。

“好好好!”晏青珏不喜地皱皱眉,点头应下。

“幸好他们走了不然我可撑不住了啊……”晏青珏回到住处后第一时间将口中的神仙丸吐出来,谢天谢地这外面的丹衣还没有完全融化。

“嘁,要不是有点儿本事,我又怎敢在那老贼面前耍花招?”

他嬉笑怒骂几句,摇头晃脑道:

“神仙丸、神仙丸……这真可是神仙吃了也玩完唷。”

后记:

那少年护法被假麒麟的事情乱了方寸,一次刺杀不成反倒让那多疑的老贼开始怀疑起自己来,尽管他随机应变打消了墨曜的怀疑,却也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成败在此一举!

设计引那魔教教主到了天然雷区,只见一声惊雷落下,本威严如神袛的他顿时失了分寸。

步步退至身侧之人后面,晏青珏见此情形虽心下几分嗤笑,面上依旧不动深色的安抚,并使其进入雷暴更加猛烈的深处。

“老贼,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再顾不得掩饰,晏青珏双目通红,里面涌动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他隐姓埋名在魔教卧底了十年,无意间得知墨曜居然害怕雷电,便想了个法子以麒麟为饵将他骗到了这片天然雷区,这次就算是同归于尽,他也要将这老贼斩于剑下。

“呵……青光剑主?孤竟不知,自己的护法居然是七剑之一!”

见那青光咋现,墨曜不由眉心微蹙,此时雷电瑜伽肆意,然心中痛惜胜了恐惧,他嘴角扯出一抹斜肆的弧度,冷笑道。

手握青光,晏青珏没有理会墨曜的质问,他心中不禁涌现出豪情,又莫名感到一丝悲怆,这就是……青龙门以血流成河为代价换来的,名剑青光啊。

他拔出剑来,刹那间头顶上乌云盘旋,雷霆涌动,光芒万丈,青龙凭空而起,直入云霄。

“青龙、降魔——”

“哼,不自量力!你这叛徒,枉孤那么信任你!”

晏青珏仰面躺在地上,用手捂住了脸颊泪水模糊了双眼,他终究是年岁太轻功力不足,即使是用出了同归于尽的杀招,也没能杀死墨曜——父亲,母亲,孩儿不孝,怕是不能为青龙门报仇了……九泉之下,你们也不能瞑目吧……

墨曜掐着脖子将他从地上提起来,雨水的冲刷令青光剑主脸色苍白衣衫尽湿发冠尽乱,再没有了往日里青袍如莲面如冠玉的样子,他怒吼着:“只可恨……我不能杀了你为父母报仇!!”

“呵……护法,孤对你不好吗?”

素来嗜杀成性的魔教教主仿佛突然间来了兴致,他没有马上动手将这叛徒毙于掌下,而是从喉间溢出了自己的疑惑。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当初你屠我青龙门上下百余人,我便发誓有一天,必将你斩于剑下!”

“可惜……”

魔教教主摇了摇头,手掌渐渐收紧,他看着温清言脸色慢慢由苍白变得青紫呼吸也变得微弱,心下叹了一声。他的护法是可以拿来宠着的,但如果是一个叛徒,甚至他还是七剑中的第六剑,却是绝对不能留的,养虎为患可不是他会干出来的蠢事情,即使他有些喜欢这孩子。

“怀卿!”

“墨曜,放开他!”

随后赶来的冰魄剑主和那六奇阁的神医让墨曜不得不打消了这个想法,心底居然还有一丝诡异的高兴,他拂袖冷笑了一声将手里的人甩了出去站在一旁,任由七侠之二扶着晏青珏起身远离他这边。

墨曜用他那一双晦暗不明的虎眸定定地瞧着晏青珏,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扯出一丝不知道是阴沉还是嘲讽的弧度,面无表情森冷道:

“果然啊……怀卿,你的确没有吃那神仙丸。”

“韶颜、思邈,走!”

晏青珏发现那老贼虽然没有唤自己素来得他信任的护法这一称谓,却也没有叫他叛徒,虽然下了狠手却也没有强行置他于死地,青光剑主知道,这算是教主给予他最后的仁慈。

从此,便是不死不休!





bot.想了想还是在个人志出来之前把修改过后的文放出来,算是旧瓶装新酒,希望你们不要嫌弃啦(/≧▽≦/)

评论(1)
热度(70)
©君子卿如玉♪ | Powered by LOFTER